互联网时代如何彻底拉黑一个人

现在账户太多啦噜,想彻底和一个人断绝关系还真是不容易。 所以这里就记录一下吧,以备不时之需。 以下所有情况均应当考虑到小号问题 常用部分 手机号:先加入黑名单(或者运营商云拦截黑名单),然后删除。 电子邮箱:加入黑名单。 微信:先拉黑后删除。 QQ:直接删除。 支付宝:先拉黑后删除。 淘宝:直接删除、删除相关收件地址。 其他服务 微博:直接拉黑。 百度网盘、贴吧:删除拉黑。 相册、云相册(QQ空间相册、微信朋友圈相册、百度网盘、时光相册、一刻相册):删除相关照片、退出相关共享影集。注意删除相关聊天的截图。 闲鱼:取消关注、拉黑。 京东:删除相关收件地址。 12306、携程、去哪、飞猪:删除相关旅客信息。 国际服务 Google:GMAIL 拉黑,PHOTOS 删除相关照片,退出家庭组。 Github:取消关注、取消星标。 Telegram:为对方删除聊天记录、删除联系人。 Facebook:拉黑。 Twitter:拉黑。 iCloud:拉黑、删除相关备份数据。

December 24, 2020 · Chenhe

「QQ 沉默者」白皮书

序 「QQ 沉默者」是一款针对 QQ 的插件,实际上经历了数个产品形态,是一个典型的极端思想的产物。从2020年2月有了初步想法,至今(2020年9月)虽然从未公开发布,但我自己也是断断续续地使用改进了大半年。偶然得知列表里竟然还有人真的在寻求这样一个功能,所以我决定把这半年来的收获分享一下,希望不要有人步我的后尘,也当做是不愿意公开发布的一个解释。 这里不会涉及到很多的技术问题,相反,我更想从初衷与结果的角度谈一谈。 TL;DR 对经常不回消息的人,我们也不回他们的消息。以暴制暴的「QQ 沉默者」没能像想象中构建轻松的聊天氛围,相反,强化了独裁者的报复心态。它不是什么正义的神器,而是一个潘多拉盒子,打开之后容易让人为之着魔、疯狂。 同样对经常不回消息很气愤的朋友,希望你们能先了解聊天的目的与本质,沟通是为了解决问题,交流是为了增进感情。如果不能,删除或者再也不见或许是对大家最好的办法。不要尝试以暴制暴,如果成功了,你会陷入暴力的沼泽;如果失败了你要承受长久的内疚。 既然不合适,就天各一方,没必要指责或强求。更没必要给自己找不悦。 起 QQ 沉默者初衷是解决某些人屡次无故不回消息,或沟通过程中常常突然消失而后了无音讯的问题。相信每个人都会有类似的体验,甚至某些自己就喜欢不回消息却刷朋友圈的人同样讨厌这种经历。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不回消息,并将其调侃为「意念回复」,试图娱乐化给另一方带来的困扰,而我们始终没有一个良好的反制策略。我大致分析了一下,这通常与性格和长期的成长环境有较大关系,粗俗地讲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当然我这里意思不是把这类人比喻为 :dog: 你们懂就好)。 很多次气急败坏地想删掉好友,但又觉得很不妥;无数次下定决心再也不要找他,却又按捺不住躁动的心以及有消息必回的强迫症。终于,有一个折中的办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既然你回复慢,那我就回复得和你一样慢,甚至更慢 ╯^╰ 我也许不是第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人,但可能真的是第一个付诸行动的人。 变 最狠的第一版 既然愿意投入精力去做这样一个有点匪夷所思的插件,大家也应该就能感受到我对于这种行为的憎恶是多么强烈。一开始我只是想惩罚一下那些穷凶极恶的人,但在开发过程中,由于技术的限制以及…思想的强化?这种愤怒逐渐转嫁到了更广泛的好友身上,以至于最终干脆砍掉了白名单,强制性地对所有好友生效——不论你是客户、老师、同学、朋友,没有什么好商量的。相应的,「屡次」「无故」也不再是遭到反制的门槛,毕竟通过现有技术难以自动化界定这些标准。 于是第一个雏形就这么出来了:它粗暴地统计每个人的平均回复时间,不分对象不论缘由地对所有人套用规则。不得不承认,这很爽。**关键在于这个「爽」似乎不是来自解决了问题的兴奋,而是报复后仇恨的迸发——就像被人扇了一巴掌,你把他打倒在地连扇20巴掌一样。**结果自然也不言而喻。 人性的第二版 成人们都知道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那就也不应当对延时回复一概而论。法律上讲究疑罪从无,显然一开始的做法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于是我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现在每一次发送都可以指定为立即发送,当然,默认情况下还是根据平均回复时间来延时。 说它人性是因为没有机械地套用算法,有了人类的参与,对事情的处理或多或少不会再那么僵硬。 然而我错了。**这次改进其实使整个项目的方向从「技术向善地解决问题」转向了「独裁思维的控制与报复」。**表面上我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暂时容忍他的小调皮,实际上相当于把自己推上了独裁者的宝座,因为我掌握着“生杀大权”,原本为了避免误判才点击的立即发送,不知不觉间好像成了一种恩惠。 既然我如此善良地放过你了这一次,难道你不应该感激我吗? 这种想法从局外人的角度看很可笑,要想感同身受,大家不妨类比一下溥仪在新中国成立后逛故宫也要买票。 后来逐步又改了许多,包括区分开首次建立对话的回复时间与后续聊天的回复时间;定期清零平均时间;低于阈值不触发延时等等。但这些措施没能把项目拉回正轨。 灭 最后我意识到,自己做的是不是太过火了,但这并不是一开始的初衷啊。**聊天氛围完全没有因此变得轻松,相反,更加紧张了。**于是干脆去掉了延时功能,只保留回复时间统计作为参考,试图让一切回到最初的样子。 正是这次更改,我才发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原本不回消息只是少数人的行为,我们应该关注的焦点是不回消息背后的原因与态度,而不是回复时间这一冷冰冰的数字。前几天有一个掀起波澜的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当中有一端话: 而在整个系统中,最无解的部分在于,在让骑手们越跑越快的推手中,也包括骑手自己。 孙萍说,系统要求骑手越跑越快,而骑手们在超时的惩戒面前,也会尽力去满足系统的要求,「外卖员的劳动越来越快,也变相帮助系统增加了越来越多的『短时长数据』,数据是算法的基础,它会去训练算法,当算法发现原来大家都越来越快,它也会再次加速。」 相比较2月份,现在的我对回复时间的容忍度已经大幅下降,并且不再满足于曾经那些可以理解的合理理由——毕竟有多么紧急的事能让人忙到连10秒钟回个「一会再说」都来不及呢?**这一变化的推手正是 QQ 沉默者插件本身。**它给我罗列了统计数据,把选择权交给了我,慢慢的我眼中只剩下数据。哪怕现在没有了延时功能,光是盯着这些数据甚至都觉得怒火中烧——竟然半小时都没有回复。 最后 对于不回消息的执拗,我已经被自己开发的插件强化了难以形容的极端,并在痛苦中挣扎。理想中和谐的聊天氛围遥遥无期,原本较为和谐的氛围也毁于一旦,剩下的只有不安、猜疑和报复。**「QQ 沉默者」不是什么正义的神器,它是一个潘多拉盒子,打开之后容易让人为之着魔、疯狂。**假设大部分的人都安装了这样一个插件,QQ 也将变成黑暗森林,所有人总体的平均回复时间终究会越来越长,而 QQ 也将趋于冷寂。 但是以上不代表我对初衷的否定。 现在我已经关闭了这个插件,尝试着不去关注那些数据。而那些经常性不回消息转头刷个空间的人已经删掉了。我同样看过一篇文章《我为什么有时候不回你消息?》,可能真的是习惯想法不同,看完后没有丝毫理解,只有厌恶,没想到竟然有人能把不回消息讲的那么理所当然,甚至还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害者的形象。 和我有一样感觉甚至希望得到这个插件的朋友,希望我们都能先了解聊天的目的与本质,沟通是为了解决问题,交流是为了增进感情。如果不能,删除或者再也不见或许是对大家最好的办法。不要尝试以暴制暴,如果成功了,你会陷入暴力的沼泽;如果失败了你要承受长久的内疚。 与自己合拍的朋友在一起,感受下美好;对不合拍的同事宽容,展现出大度。不要成为第二个我,这个项目就此终结,这也算是最后的技术向善吧。

September 26, 2020 · Chenhe

中文移动开发所想—火山平台为例

此文写于偶然间发现火山安卓平台发布了 libGDX 类库的即兴思考,组织较为混乱,也可能包含技术或事实错误,还请指正。 部分观点较为主观,无引战意思,还望海涵,请勿撕逼。 引言 说起中文编程,易语言绝对是领导者。尽管其有着数不清的槽点,也因此被专业人士嘲讽,但事实胜于雄辩——易语言至今还拥有相对活跃的社区,众多非科班的业余开发者照样使用易语言做出了优秀的软件,也在不少接单平台拿到了足以维系生活甚至不菲的收入。易语言也算是我入开发坑的引路人,最初小学四年级时接触过 VB,本来英语就很差的我差点昏厥 🤪。别看区区几个关键字,光是 int, float, bool 之流就已经很头疼了。后来五年级试用易语言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直持续到初三才转的 JAVA。 转 JAVA 的契机就是 PC 流量逐步迁移至移动设备,再加上中学生使用电脑本来就不多,上课玩手机到是不少 😜。在迁移的过程中,一匹黑马打乱的这一进程——E4A。这是一个第三方仿照易语言开发的面向 Android 的中文开发工具,最初是基于已经停止维护的 Google Simple 语言开发而来。开发 Android 应用是许多易语言用户的心愿,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幸好当时的 E4A 还是萌芽时期,各种支持库非常不完善,甚至达不到「可用」的标准,否则或许我就错失了转向正规军的最后机会。(此处正规军指的是对应平台官方支持的原生开发,无歧视含义) 现在是2020年了,吴涛先生憋了多年的大招虽然姗姗来迟,但也在稳步发展——火山软件开发平台。显然这与 E4A 不是一个量级的产品,也体现了吴涛先生宏大的理想:做一款中间语言,能够编译到各个平台从而实现真正的大一统。这个想法并不罕见,但打出中文的口号倒是首家,吴涛先生将其称为语言之上的语言。尽管早已转向更大众的技术栈,但仍情不自禁地关注中文开发的动向,近期在研究 libGDX 相关东西无意中又搜到了火山安卓开发平台的相关内容,或许这就叫羁绊吧。 偶遇&现状 libGDX 是一款采用 JAVA 的跨平台游戏框架,近年来由于国内环境问题,个人独立游戏渐渐没落,而大型游戏通常需要更专业的游戏引擎,因此 libGDX 国内资料奇缺。而在搜索引擎给出的结果中,几个近期发布的页面格外醒目:LibGDX引擎里面有没有封装box2d库? - 火山安卓俱乐部 - 火山软件…。没想到火山官方团队也瞄准了这一开源框架,在 Volcano3D 游戏引擎较为专业、入门困难的背景下,或许引入这一小巧的框架能大幅提升火山安卓开发平台在游戏方面的表现。 老友邂逅定当叙叙旧,我花了近2天时间大致了解了下 E4A 与火山安卓的现状,也重点关注了 libGDX 支持库发布后的市场反应。结论有点遗憾,目前看来整体不尽如人意。 火山安卓官方论坛日均帖子数在50左右,其中还包括很多官方的模板式回复,与易语言难以相提并论,相当于小众中的小众。 火山安卓曾也有引以为傲的作品— Pandownload 安卓版,随着不久前 PC 版开发者被逮捕,安卓版相关帖子也被迅速撤掉,尴尬的是,在此之前,火山甚至使用官方账号对 Pandownload 大肆赞扬,并赠送其一套正版火山密钥以资鼓励(原帖已被删除,当时截图不完整没有体现发帖账号)。除此之外,官方账号还为一个疑似炒共享经济概念的产品做推广,原帖备份在此。当然,作为平台的开发方对自家平台开发出的著名软件鼓励推广是无可厚非的,但类似 Pandownload 之类处于灰色地段的程序,竟然毫不避讳地用官方账户表扬着实值得商榷。这也侧面表明火山开发平台遇到了和易语言类似的情况,即用户多是非专业人士,所开发的产品往往也是非专业产品。常规的小工具基本上没有发展空间,唯独灰色产品(例如采集、破解、外挂)或者打一枪换一炮类产品有增长的可能。毫无疑问这种生态对平台的发展是非常不利的,火山官方不清楚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没有办法,竟然将这一不利因素视为救命稻草,妄想借此来壮大生态,其后果难以想象。 libGDX 类库或许因为发布较晚,目前社区还没有太多的讨论,同样没有成功案例出现。论坛里仅有的帖子则全部是封装 bug 的反馈。这不禁让我想起 Cocos2d-js 引擎的困难处境。Cocos2d 一开始是 IOS 端游戏引擎,后来发展为跨平台,进而引入了 Lua 脚本后期又引入了 js 脚本,并实现 js 绑定。Cocos2d 曾希望将开发的重点转移到 js 来实现对 html5 的支持,对于 Native 设备则是将 js 绑定到原生 API。不巧,原生 API 经过多轮改变已经非常混乱,于是又引入了绑定生成框架在自动化这一繁琐的任务。折腾了许久,Cocos2dX 原生引擎,以及衍生引擎基本上都停滞了,重点转向了 Cocos Creator 这一对标 Unity3d 的全新平台。我最后接触 Cocos2d-js 是在2018年,那时 js 绑定非常不完善,众多 API 在 web 端与本地端行为不一致,甚至函数参数都不一致,对于一个一跨平台为卖点的产品,这是致命的打击。...

May 11, 2020 · Chenhe

考研高数公式😑

每天起床第一句,每天起床第一句 泰勒公式记一记 -。- 泰勒公式 $e^x = 1+x+\frac{x^2}{2!}+…+\frac{x^n}{n!}$ $sinx = x-\frac{x^3}{3!}+…+(-1)^n\frac{x^{2n+1}}{(2n+1)!}$ $cosx = 1-\frac{x^2}{2!}+…+(-1)^n\frac{x^{2n}}{(2n)!}$ $ln(1+x) = x-\frac{x^2}{2}+…+(-1)^{n-1}\frac{x^n}{n}$ ,$-1< x\leqslant 1$ $\frac{1}{1-x} = 1+x+x^2+…+x^n$ ,|x|<1 $\frac{1}{1+x} = 1-x+x^2-…+(-1)^nx^n$ $(1+x)^a = 1+ax+\frac{a(a-1)}{2}x^2+O(x^2)$ $tanx = x+\frac{1}{3}x^3+O(x^3)$ $arcsinx = x+\frac{1}{6}x^3+O(x^3)$ $arctanx = x-\frac{1}{3}x^3+O(x^3)$ 高阶导数 $a^{x^{(n)}} = a^x(lna)^n$ ,$a>0, a\neq 1$ $e^{x^{(n)}} = e^x$...

October 10, 2019 · Chenhe

待定系数法拆项

待定系数法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拆项方法,但是每次用了几天就忘了:confused: 这次专门记录下来哼:expressionless: $$ \frac{5}{2+3x-x^2} \\ =\frac{5}{(2-x)(1+2x)} \\ =\frac{A}{2-x} + \frac{B}{1+2x} $$ 可以得到 $ 5 \equiv A(1+2x) + B(2-x) $ 为了便捷可以直接分别取 $x=2$, $x=-\frac{1}{2}$ 代入。快速求出 $A=1, B=2$。 即原式 $$ I=\frac{1}{2-x} + \frac{2}{1+2x} $$

October 7, 2019 · Chenhe

三次方程因式分解

说来惭愧,都快大学毕业的人了还不会三次方程因式分解。今天下决心搞懂,原来并不难。茅塞顿开然后感觉好神奇哈哈😂 大致分为三步: 通过常数项试根记为 a 凑出 (x-a) 项 提取公因式 (x-a),并将剩下的继续分解 直接看例子 $x^3+4x^2+5x+2$ $=(x+1)x^2+(x+1)4x+2(x+1)$ $=(x+1)(x^2+3x+2)$ $=(x+1)^2(x+2)$ 首先常数项 2 因数有 -1, 1, 2, -2,我们选择 -1 代入发现确实是对应方程的根。 因此分解后必有一项是 (x+1),在每项中将其凑出并提取。 将剩下的二次多项式用常规方式分解即可。

September 22, 2019 · Chenhe

大学活动的原罪

又是一年运动会,想起大一时的自己,想起现在大一的孩子,感到面对框架的深深无力。 诡异的现状 相信无论你是双一流还是专科,一定遇到过「被」参与活动,「被」当观众之类的事情。若严词拒绝,轻则辅导员谈话被指没有集体荣誉感,重则取消评优资格甚至丢掉学分。一般来说,一个真正成功的活动应该是学生踊跃报名,而如今却被要挟着来参加,这是诡异之一。 其次,辅导员和学生会总是以「集体荣誉感」「不要总待在宿舍」之类的话术对我们进行所谓的活动动员。关键在于集体荣誉感难道不是人一生应该具备的品质吗?不要总待在宿舍不是所有年龄段人都应该遵守的健康生活吗?为什么到了大学,这些伴随我们一生的优良习惯都成了大一同学们的专利,其他年级学校则能够全身而退。此乃诡异之二。 对此,我只能这样认为:1. 很多活动已经脱离了起码部分学生的实际。2. 集体荣誉感只是幌子。本质只不过是欺负新人给个下马威。 术业有专攻,活动亦然 既然谈活动,那就先从活动本身谈起。众口难调的道理大家都懂,不过一旦放到活动方面,似乎很多人就不会举一反三了。没有一个活动是适合所有人的,既然如此又为何强制所有人参加呢? 例如运动会。我身边有同学热爱运动,早早地踊跃报名,每天也是清早6点就起来训练,甚至中午也不懈怠。没有学生会「监工」,没有偷懒,没有怨言。有同学虽然不擅长运动,但是性格开朗热爱交际。运动会当天他会早早到达观众席帮助分发物资助威加油。这本应该是一个完美的活动。但很遗憾,事实是一些根本不想参加的同学被参加,每天训练叫苦不迭背地里暗骂领导x代,见缝插针偷懒耍滑,最终成绩可想而知。一些性格内向的同学本不想参加,却硬被拉到观众席却只能尴尬地低头玩手机。 为什么?很简单,组织方**只看到了运动会的普适性却忽略了个体的差异。**强制把这部分特殊人群拉来不仅不能活跃气氛,反而使场面更加尴尬。 活动的初衷是什么 谈到这,我觉得有必要谈谈活动的初衷了。因为我知道,学生会主席部门部长不至于傻到不懂术业有专攻的道理,那为什么依然我行我素呢? 这个问题的官方回答相信大家也都听腻了,不外乎「丰富同学们的业余生活」「增强集体凝聚力」之类。抛开这些也许真有那么点作用的初衷,举行活动更多的应该是考虑到自己的工作成绩吧。不要怪我把大家心知肚明的东西摆到了明面,因为道理都懂,而之所以大学活动会如此不受待见,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可绕过的话题。 从最上层的教育部指示,到校里面的要求,院里面的要求,辅导员的要求,学生会主席的要求,部长的要求。每一级都在给下级下达指示,而下级能做的就是安排下级去完成指示。我曾也是学生会的一员,当时主席说「我们系活动已经比其他的少很多了,知足吧」其实我是很喜欢这位主席的,但这句有些无奈话却恰恰体现出大学活动已经偏离了初衷。活动数只不过是个指标而已,这种工作评价体系使得举办活动只是一个应付上级的任务。我理解他们也想把活动办好,但在指标压力下,很明显凑数才是第一要务。 **失去了初心的活动是没有灵魂的。**但这关系到从上到下的体质,所以我说「感到面对框架」深深的无力。 集体荣誉感是何物 其实文章写到这已经可以收尾了,因为已经找到了问题所在,但我还想多说一点。 老师与学生会,都不约而同地把参与活动与集体荣誉感相关联。仿佛不参加活动是一个多么大的罪过。这是很不公平的。**我们不能用这么单一的指标去评判集体荣誉感这么复杂的问题。**就好像我们不能用高考分数来衡量一个人的人品。倘若不融入集体就是没有荣誉感,那么当舍友熬夜开黑玩游戏而我选择睡觉时,是不是也算没有荣誉感? 当然,我承认上面的例子有些极端。肯定有人会这样反驳:熬夜是不良习惯,而运动会会优秀的活动。那说明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这里我想强调的不是活动的对错,而是你是否属于这个集体。**如果根本不属于,那么又何谈荣誉感呢?有同学不爱运动,拒绝参加运动会,拒绝当观众。但他热爱钻研,帮助同学解答专业知识,辅导同学参加学科竞赛。请问这位同学究竟有没有集体荣誉感?当然有的。不参加运动会仅仅因为他不属于那个圈子,而在另一个圈子中他把荣誉感体现的淋漓尽致。 所以我恳请领导们主席们部长们,不要再用那一套谬论来肆意评价学生的集体荣誉感了。这不是动员,而是污蔑。 人真的需要集体吗 上面讨论完荣誉感的评判,现在来讨论一个更底层的东西,究竟什么是集体。我们需不需要集体。这个问题和奇葩说第五季24期辩题很像,叫「我不合群,我要改吗」那一期非常精彩,场面多次反转,甚至出现了将对方论述作为己方论据的情况。 我们知道人是社会属性动物,几乎没有人能独立生存,显然我们需要集体。但集体是人组成的,**集体不是一个固定的东西等待我们加入,而是一些志趣相投的人自发组成了集体。**也许有人真的很孤僻,很特立独行,思维很难以理解,这种叫少数派,但少数派也有他们自己的群体。相信很多人难以理解霍金,但霍金和他的团队一定心有灵犀。哪怕是抑郁症患者,也有病友自发聚在一起互相鼓励。 所以没人真正孤僻的人,所谓孤僻只是他们暂时没有找到属于他的集体。那我们就让他潜心寻找好了,又何必非要强迫他去加入一个无所适从的圈子呢?尤其在大学,大学应该是开放与包容的,应该是允许一切不违反道德法律的思想存在。一根筋有一根筋的优点,交际星有交际星的收获。如果我们拿出一套所谓的最优解,要求学生必须活泼开朗、乐于运动、勤俭节约、奋发进取。那还有五彩斑斓的世界吗? 最后 我知道这篇文章改变不了什么 制度还是那个制度。但我希望所有教育工作者明白,**教育没有最优解,引导学生探索自己的道路才是教育的本质。**我希望小众的同学明白,你们不孤单,你们不是孤僻,只不过是在寻找那个属于你们的群体。

May 7, 2019 · Chenhe

创业一年后的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大学生创业渐渐从褒义词变成了中性词,并逐步变为贬义词。「创业」似乎成为了 幼稚、冲动、逃避 的代名词,更是被人当做 大学生思维 的典型代表。所以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称为创业者,我既没有那个能力与人脉创立一个公司,也没有放弃学业一股脑钻进去,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使用「尝试」「锻炼」之类的词汇。但这是否就代表玩玩而已,不需要负很大责任?其实恰恰相反。 今天看了韩寒的《飞驰人生》,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的种种。 爱好变成事业就是责任 很多飞友热爱飞机,他们可以玩航模,可以玩专业的模拟软件,但一旦成为飞行员,你就要为生命负责。张驰自幼喜爱赛车,但一旦成为专业赛手,他就要为他的队伍负责。很多人羡慕能把爱好当做事业的人,不过实际上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事业的压力会慢慢消磨爱好的热情,最终变为冷冰冰的工作——于是你同时丧失了工作的激情与休闲的途径。 但这不是一定的,如果你的爱好是一种信仰的话。张驰热爱赛车,并信仰赛车,所以他可以将其作为事业并矢志不渝地追求。我热爱计算机技术,不是因为他是当下的热门专业,不是因为他是所谓的高薪行业,而是我信仰着他,我相信技术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今年除夕夜我登陆着公司微博和用户互动,有人调侃过年加班的么,我认真地回复自己的公司像养孩子一样,加班也是快乐的。 回复完我有一丝辛酸,紧接着是满足、五味杂陈。 我们团队最初只有3个人,其中还包括了一个初中生。现在核心成员有5位,还有一些签约设计师。在奋斗的一年里,所有人都感受着责任的重量,并尽自己所能托起它。老板在考研期间依然操劳公司事务,并主动将自己工资分给其他成员。负责技术的同学正在辛苦实习,晚上下班还要完成额外工作,却只能拿到不足和女票玩一圈的工资。负责表盘开发的同学刚进入大学,却不能和同龄人一样放飞自我,哪怕春节回家都要完成每周的开发工作。5个人分布在5个省份,从黑龙江到浙江。我们没有KPI,没有考核,每人都可以假装在工作并领取补贴,但没人这么做,而且还要不时地完成紧急或额外工作。 大家心知肚明,没有人把我们这个小小的公司赌成未来的人生,但依然自愿地全力地推着他跑步前进。你们说大学生轻浮草率,但谁敢质疑这些在夜晚与春节拼搏身影下的责任心。 之前有朋友问我,你为了计算机那么拼,就算牺牲健康也值得么。我想了一下回答 值得,当然我不想失去健康,但如果不得不这样的话白首时也不会后悔当初。人们常调侃 年轻时用身体换钱,老了再用钱买身体,我想这种价值观是狭隘的。因为拼不一定是为了钱,钱很重要,但它也许只是一个副产物。张驰复出为了冠军堵上了性命,你说他为了钱? 创业意味着变现 毫无疑问,大多数人学习的目的是赚钱,至于继承与发扬文化之类的只是顺带罢了,更别提什么信仰。那么创业就显得更加现实,他让你认清钱不是那么好挣,也不是那么难挣,关键是自己如何把握与选择;他让你了解职场与商场的残酷,同时又能感受到团队的温情。更重要的是,他教会你什么东西可以变成钱。 技术是虚无缥缈的,如果技术没有用武之地,那么它甚至比不上体力。一些大学生痴迷兼职,旷课送外卖端盘子,一个月能拿三四千觉得生活很充实。对此我不敢苟同,个人认为这些人就是对自己专业的变现缺乏了解,最终一个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沦落成纯体力劳动者。什么「积累经验」之流更是无稽之谈。端盘子的经验能和专业经验一致吗?端盘子的工友能和未来同事一致吗?端盘子所接触到社会能和公司中一致吗?这里不是歧视任何一个工种,但是不同行业的眼界与差距是客观上存在的。 创业,当然这里指的是自己专业方面的创业,是能够最直接让人理解如何变现的方式。也许有人对此有误解,创业不是说自己当大老板指点江山,一个初创的团队所有人都需要到一线去干最基础与实际的工作,在此基础上共同商讨团队未来的发展。我一直担任“首席技术官”,也始终直接参与开发,然后结合技术去和团队商讨产品未来的方向。我主动或被动地了解了许多技术的应用场景,针对一个需求评估许多种方案并形成技术栈,在这过程中将曾经学习的离散、抽象的知识,聚合成了解决方案,深入了解每个技术的特性与适用场景,我想这才是创业对于大学生最大的收获吧。 所以那些以 没钱没经验没人脉 为理由唱衰甚至嘲讽大学生创业的人,你们可曾真正想过创业的目的? 创业产生动力 不断的学习是枯燥的,瓶颈期会很快到来。相比曾经以高考为最终目标,大学则更加迷茫。学习永无止境,我们需要一个实际的东西来检验学习的成果,寻找自我价值。当一个人失去信心的时候他才真的过时了,创业,一个具象化的东西很容易鼓舞士气振奋人心,我至今仍可以感受看到营业执照时的勃勃雄心,而市场会逼着你与时俱进。 好多父母工作的动力就是给孩子买房买车,创业同理。一个小小的公司,就像火苗,微微的光足以指明方向。 一些牢骚 因为上述的责任与动力,创业压力很大,真的很大,难怪抑郁症在企业家中那么普遍。请不要再以轻蔑戏谑的眼光看待大学生创业群体。他们所背负的压力不亚于养家糊口的人们。 我最讨厌听到不愁吃不愁穿能有什么压力,我们要一边学习新知识,一边学习着社会法则。用自己仅有的一点点储备做出直接影响团队未来的决策,大多数时候还要承担就此造成的严重后果,我们一堆新兵蛋子在枪林弹雨的商场中摸爬滚打。为了避免和大佬们竞争去探索最偏远的地区,在极度缺乏资料与经验的情况下开辟新的市场,你说有什么压力? 牢骚完了 一年了,我非常感谢这个小小的团队给予我的包容,非常荣幸能为它做点贡献同时还能学到一些。人在顺境中的友谊不是那么坚固,那么我们经历的风风雨雨便能打破这个不坚固的存在条件。我创业了吗?不,我只是参与了一个团队,一起拾柴火,并期望着火苗变成赤焰的那一刻。

February 9, 2019 · Chenhe

舔狗,一无所有

最近不知道怎么的,舔狗这个词突然火了起来。 形容在感情生活中明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或无感 ,还一再无底线地讨好对方。 这是百科中的释义,简洁明了,令人心碎。从一开始的爱情中,发展到了友情甚至上司关系中。不禁再次想起曾经的往事,详见:「在哪一刻你觉得你和朋友再也做不成朋友了?」 感动自己无异于掩耳盗铃 这是很多舔狗最常见的错误。我们捂着耳朵听不见铃铛便以为别人也听不见;我们不断感动着自己,便以为对方也一定很感动。从价值规律来讲,物以稀为贵。但在感情上,人以喜欢为贵。 浪漫和骚扰的界限在哪?有的大学生摆个爱心蜡烛获得网友99祝福;而有的就被人肉出来唾骂。道理很简单:喜欢的人黏在一起叫浪漫;而不喜欢的人缠着不放就叫骚扰。舔狗们自以为的感动,其实就是赤裸裸的骚扰。 看不起自己的人不配被看起 诸葛亮早就指出: 不宜妄自菲薄 没有人会看得起一只狗,而舔狗的思维是我讨好你,这样你就能看起我了。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家国为。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么又凭什么认为别人会看得起呢? 一段良性的关系必然是平等的。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也许跪舔行为能够偶然性地抱得美人归,但这份关系注定持久不了。自私是人的天性,而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有一个小故事: 小明和小王关系很好,小明每天给小王分5块糖。久而久之大家都习惯了。突然有一天,小明只给了2块,小王便觉得自己不重要了,离开了小明。但他从没想过,小明没有义务给他糖。 你说小王有错吗?有,但是这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这样。舔狗把这一段小故事演绎到了极致。相信我,世界上没有无私,所谓的不求回报仅仅指的是某一方面,例如不求金钱回报,因此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谁愿意当舔狗的逻辑是不通的。哪一个舔狗不希望对方接受自己,心疼自己?这也是回报的一种。**当付出与回报不成比例的时候,更多的付出只会加剧这种不平衡。**及时「止损」才是聪明的做法。 自以为付出的强盗逻辑 最近大黄蜂里有个场景给我印象深刻,查莉和修车厂老板提出了一个交易:如果我修好它,就让我开走,老板无奈回答:这根本不是交易,是抢劫。很多人在此会心一笑,但舔狗不正是这样吗。我为你付出了很多,所以你应该接受我是很多舔狗的内心OS,按照这种理论,以后相亲就成了比武大会,看谁付出最多就行了。 这种强盗逻辑会潜移默化地影响舔狗的思维与行为,甚至发展成因为爱所以恨。而这往往也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对方“路转黑”。舔狗们总是打着我为你好的旗号,占据道德的高地,渴望借此来感(bi)动(po)对方就范。说到这,你还觉得舔狗可怜吗? 做了舔狗,你丢掉了精力与财力,丢掉了人格与尊严,最后还落得了一个坏名声。 还有更残忍的:大多数时候,你舔的人正在努力舔着别人。也许一次牵手能让你激动一周,说不定TA都开好房间求着别人来了。 所以,别做舔狗好么。

February 2, 2019 · Chenhe

上拉下拉电阻是何物

最近学校做硬件课程设计,又把之前玩玩的 Arduino 搬出来了。有一个一直没搞清楚的问题,为什么按钮通常需要接一个上拉或者下来电阻,否则很容易「失控」。这次认真研究了一下总算搞明白了。 什么是下拉电阻 如图,我们想实现一个很简单的功能,即通过判断1号口的电压来判断按钮(开关)是否接通。当接通时电压为 5v,否则电压为 0v。但是我们在接入到1号口的一段接了一个电阻并接地,这个电阻就叫下拉电阻。 下拉电阻的作用是:在确保断路电压为0的情况下避免短路。 如果不接地 看起来也许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前提是你认为暴露在空气中电压为0,然而事实不是这样的。如图,开关断开的情况下1号口相当于直接暴露在空中,叫做浮空状态。浮空状态的要尽量避免的,因为它的电压不是0而是未知。由于 空中有错综复杂的电磁波,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原因,1号口会收到一串噪声信号,电压像波浪一样持续变化。这样我们就很难准确判断开关的按下。 ...

December 18, 2018 · Chenhe